17、我是状元郎的爹【17】

小说:反向带娃之我是炮灰的爹(快穿) 作者:萧小歌
    第17章: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余雁问自家有什么值得李承源图谋的,司源只是笑而不语。

    他在李母寿宴上表现出来的广泛人脉关系,必然会引起老靖远伯和李承源的关注,那对父子也必然会想知道他是靠什么手段笼络到这些人脉的。

    毕竟司源曾经可是在老靖远伯和李承源面前展现过自己的算卦能力的。

    虽然后来他见老靖远伯一心想利用他这个能力为李家谋利,他又改变主意换了说辞,低调了下去,但如今他结交了这么多让靖远伯府羡慕的人脉,老靖远伯和李承源不可能一点想法都没有。

    第二日,李承源带着他的嫡长子李长济上门拜访。

    司源也带着小长卿和余雁一起去迎接:“大哥可真是稀客啊,令我这蓬荜生辉啊。”

    司源脸上笑眯眯的样子,完全看不出一点嘲讽的意味。

    李承源意味不明的看了司源一眼,笑着说道:“听说长卿侄儿想要玩伴,你为此甚至还愿意邀请四弟带着孩子来你家做客,怎么难道还不欢迎大哥带着孩子来你家做客吗?”

    司源看了一眼站在李承源身边的李长济,淡笑道:“怎么会呢?长卿能有更多的玩伴当然是最好了。”

    他低头对站在自己脚边的小长卿说道:“长卿,你带着你长济哥哥去你的游乐园玩好不好?”

    大人之间的事情就没必要把小孩子卷进来了。

    小长卿有点兴奋的点了点头,他还是第一次带差不多年龄的孩子去自己的游乐园玩呢,有点期待有点兴奋。

    小长卿上前对李长济说道:“长济哥哥,我带你去玩儿吧。”

    之前小长卿跟着父母去靖远伯府参加祖母寿宴时,就与李长济认识了,李长济在来之前也被自己父亲叮嘱过了,所以十分配合的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小长卿离开了。

    余雁见司源和李承源似乎是有什么话要私底下单独谈,便也主动说道:“两个孩子单独去玩我不放心,我跟去照看两个孩子。”

    李承源微笑道:“麻烦弟妹了。”他当然知道余雁这话是托词,毕竟两个孩子身边跟着那么多下人呢,怎么就是单独去玩呢。余雁这是故意给他和司源让出单独谈话空间。

    在余雁走后,司源和李承源又把下人们挥退,只剩他们兄弟两个人漫步走在不大的小花园里。

    李承源一开始没有进入正题,而是没话找话的说道:“这几年你们还好吗?如果有什么难处可以随时来靖远伯府找我帮忙……”

    司源完全没当真,冷淡的“哦”了一声。

    李承源有点尴尬,嘴巴一瓢口不择言的说道:“这花园有点小……”

    司源似笑非笑的说道:“宅子不大当然花园就小了,大哥要给我送一套大宅子吗?”

    李承源闭嘴不说话了,一套比司源他们现在住的还要大的宅子,价格可是相当的不菲,他就算能拿出来,也是割肉般的疼啊,当然舍不得,留着给自己儿子不好么?

    但刚说了有什么困难就找他帮忙,现在面对司源提的要求他又不愿意,李承源自己也尴尬,迅速转移话题,步入正题:“三弟,今日我来是父亲让我来的,父亲让我问你,之前在母亲寿宴上主动给你敬酒的那些宾客们都是冲着你来的吧?你们是什么关系?他们为什么这么看重你?”

    李承源连续发问,盯着司源的表情,忽然又问道:“你是不是给他们卜卦了?”

    李司源那纨绔无能的印象在老靖远伯和李承源心中太过根深蒂固了,除了几年前那一次司源在他们面前展现出来的神乎其神的卜算能力,他们实在想不出那些身份贵重的宾客们究竟看重司源什么,能对他那么客气。

    司源还没回答是或不是,李承源就觉得自己猜对了,十分着急的说道:“你疯了?就你那算卦能力,虽然算赌局和算花开时分非常准确,但除了这些你也算不了其他东西,就算能忽悠他们一时,也忽悠不了他们一世啊,等他们发现你算卦仅限于这两个方面准确,他们会恼羞成怒的认为你在愚弄他们,到时候这么多势力联手对付你,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司源语气无奈的说道:“大哥能不能给我一个开口说话的机会呢?”

    李承源:“……你说吧。”

    司源微微一笑,道:“我可从来没说过自己会算卦,我只说自己逢赌必赢,我只跟他们赌一赌输赢,我不算卦。”

    就像卫国公府的三公子赵霖找上他,请他算一算赵大公子之后出京办差是否顺利,他只是跟赵霖赌了一局赵大公子会有惊无险逢凶化吉罢了,他从头到尾都没说自己会算卦。

    不明内情的李承源狐疑的看着司源,只是打赌就能结交这么多人脉吗?

    李承源忍不住又强调的叮嘱他:“不管怎么样,没那个本事就别忽悠骗人,别拖累整个李家。”

    司源懒洋洋的拖长了声音:“知道了,放心好了,我从不对外说自己会算卦的。”

    本来司源是打算对老靖远伯和李承源暴露自己的算卦能力,当年都展示到他们面前去了,结果没想到在通过预测芍药花开时间来展现自己算卦能力之后,老靖远伯对他的算卦能力大喜过望,第一时间就要他卜算下一任新帝是谁,李家怎么押注才能获得从龙之功,怎么才能让李敬源升官更快更容易,怎么让李承源的爵位往上提一提……

    老靖远伯的要求实在多到让司源觉得自己是许愿池里的王八,他意识到老靖远伯虽然对原主这个儿子有疼爱,但不多,最看重的还是整个李家的利益。

    他真要是满足了老靖远伯的这些算卦要求,只怕他就要沦为李家许愿池里的王八了。

    于是司源迅速改口换了说法:他的卜卦精而不博,只有逢赌必赢和预测花开这两方面准确,其他方面算不了。

    老靖远伯和李承源听到司源改口后的说法,简直失望极了,这算卦能力只能用在赌博和预测开花时分这两点上有什么用?难道他们靖远伯府还能靠他这逢赌必赢的本事去横扫各大赌场吗?

    司源一个人横扫各大赌场就已经被各大赌场拉黑了,要是整个靖远伯府也这么干,怕不是要被赌场背后的靠山给盯上了,他们靖远伯府可得罪不起这么多势力。

    于是老靖远伯和李承源对司源的改观又迅速变回了原来的刻板印象——果然还是那个无能的纨绔废物,就算学个卜卦都学不好,净学些无用的东西。

    直到李母五十大寿这天的寿宴上,冲着司源来的达官贵人有点多,才引起了老靖远伯和李承源的怀疑。

    不过因为他们对曾经李司源的刻板印象,他们也没往‘司源其实在扮猪吃老虎,他是有真本事,是个真大佬,所以才笼络了这么多达官贵人’这方面去想。

    他们只是担心司源是不是拿自己逢赌必赢和预测开花这两个无用的小本领去忽悠那些达官贵人了,毕竟这两个本事展现出来,很容易让人以为司源算卦必灵,他想借此忽悠人还是很容易的,毕竟他们作为司源的父兄不也差点被司源给忽悠了吗?

    但忽悠人终究是假的,迟早会被拆穿的,到时候发现自己被骗的达官贵人肯定会恨上司源,并且迁怒靖远伯府。

    李承源自然是怕的,连忙第一时间向司源确定他有没有骗人。

    司·真大佬·源还能说什么呢?他只能说自己没有忽悠赵霖他们,他只是之前忽悠了老靖远伯和李承源而已。

    不过他说的也是大实话,他的确在忽悠了老靖远伯和李承源之后,就再也没对外说过自己会算卦了,他一口咬定了自己只是逢赌必赢而已。

    反正别人找他算一算前程,他就赌别人前程似锦或者前途无亮;别人找他算姻缘,他就赌别人的姻缘在哪里;别人找他算吉凶,他就赌是吉还是凶……

    每次他都赌赢了,于是那些跟他打赌的人,自然是一传十十传百:“嘿,你们听说了吗?靖远伯府分家出去的那位李家三公子是个算卦特别灵……啊不,是打赌特别灵的神算子,想算什么,找他打个赌,保管你会输。”

    然后那些半信半疑的人,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来找他算卦(划掉不是)打赌,找他赌一局,给了卦金(划掉不是)赌资之后,就能从司源口中知道必赢的方向是什么了。

    随着司源逢赌必赢的名声传开之后,那些熟客都给他介绍新客,渐渐的他的人脉自然就越来越广了。

    只不过因为司源特意暗示了客人们不要随便对外暴露他的身份,只能把他介绍给熟人,这才导致了他的名气没有流传到圈子之外的地方。

    靖远伯府已经败落了,根本没资格踏入顶尖权贵的那个圈子里,所以才一直不知道这件事,直到寿宴上看见这些身份贵重的宾客主动给司源敬酒才有所察觉。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紫雪文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zixue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