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我是状元郎的爹【14】

小说:反向带娃之我是炮灰的爹(快穿) 作者:萧小歌
    第14章: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已经抱着儿子回到李母这里的司源眸光微微一闪,他的神识看见了李敬源在他离开后是怎么教训还是个幼崽的男主李长闻了。

    虽然在这种普通小世界里,司源很少大面积的放出神识,但为了确保安全会小范围的用神识笼罩,观察周围的情况,这已经是他在天苍界养成的一种习惯了。

    毕竟天苍界这种修仙界可是危险无处不在的,哪怕司源拜入了望天仙宗,身份非凡,也没少遇到危险,学会苟之道是每个天苍界强者的必修课,学不会的都活不到成为强者的那一天。

    司源这种良好的习惯让他用神识看到了李敬源在他走后与李长闻之间发生的事情,他不禁心中有了新的计划。

    这么好的离间男主父子之间关系的机会,不抓住更待何时呢?

    于是司源抱着儿子对李长闻的母亲谭氏说道:“我跟四弟是在外面小花园里找到孩子的,就是不知道四弟为何现在还没把小长闻带回来,四弟妹去看看吧。”

    谭氏自认与李敬源夫妻一体,她知道李敬源一向看不上李司源这个纨绔嫡兄,李司源也对她夫君没什么好脸色,兄弟俩关系不怎么和睦,所以她听见司源这番话,下意识便提高警惕,担心自己夫君和儿子出了什么事,起身向李母告罪:“母亲,儿媳出去看看。”

    李母对庶子庶媳向来是漠不关心,眼不见为净,随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就满面笑容的对司源招手:“快把长卿给我抱抱。”

    司源把孩子抱过去,李母接过小长卿,笑得无比慈爱:“祖母的乖孙儿,让祖母好好亲香亲香。”

    被忽视的谭氏心中不恁,但也不敢多说什么,默默的退了出去,去小花园寻找丈夫儿子。

    结果刚到小花园就听见李敬源那愠怒训诫儿子的声音:“还不知错吗?知不知错?”

    儿子李长闻的声音发着颤带着茫然:“儿子不知哪里做错了,父、父亲明示……”

    偏生李敬源就是不直说他哪里做错了,要他一个小小的孩子自己悟,自己猜,然后自己认错。

    伴随着而来的还有枝条抽在孩子身上的鞭打声,谭氏顿时脸色大变,连忙快步走了过去,正好看见李敬源扬手一枝条抽在儿子身上,她立刻扑了过去,将跪在地上可怜巴巴的儿子抱入怀中,激动含泪的看向李敬源问道:“夫君,长闻还不到五岁,还这么小,他有什么错你慢慢教就是,为何要直接动手打他?这么冷的天,还罚他跪在地上,万一寒气入体生病了怎么办?我们可就这么一个儿子!”

    谭氏当年生产时有些难产,虽然成功生下了儿子李长闻,但有些伤了身体,很难再怀孕了,所以李长闻极有可能是她这辈子唯一的孩子了,也是她余生唯一的指望了。

    谭氏一向把李长闻这个儿子看得跟命根子似的重要,别说打了,连骂都没骂过,是个相当溺爱孩子的慈母。

    然而谭氏越宠爱儿子,李敬源就越觉得自己应该成为一个严父,对待李长闻这个嫡长子相当的严苛。

    再加上刚才司源的刺激,李敬源怒气上涌,竟然直接在这里做出了罚跪鞭打儿子的举动。

    本来李敬源看见妻子谭氏过来,冷静了一点,意识到了自己行为的不妥,但谭氏这维护儿子的话一说,他就又觉得自己没错了:“慈母多败儿!这小子犯了错,我这个当父亲的不及时教训他纠正他,他便不知改正,日后有的是苦头给他吃的……”

    李敬源说了一大堆的大道理,最后败在了谭氏一句问话上:“长闻做错了什么?”

    李敬源哑口无言,他要怎么对妻子说出自己那不堪的小心思,只能恼羞成怒的拂袖而去:“你自己问这孽障!”

    李敬源走后,谭氏心疼的抱着儿子,检查他身上的伤势,好在天冷她担心儿子冻着,给他穿的衣服比较厚实,李敬源随手折的枝条也不粗,毕竟粗的他一个文弱书生也折不下来,所以抽在李长闻的身上,痛是有些痛,但没有留下什么严重伤势。

    真正让李长闻难过的是自己父亲对待自己的态度,跟三伯对待长卿堂兄的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他难过的是父亲不爱他。

    因此李长闻表现得萎靡不振,情绪相当低落。

    谭氏温柔的诱导着问道:“长闻,刚才发生了什么让你父亲如此生气?”

    李长闻也不知道自己父亲为何如此生气,只能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谭氏。

    他也不愧是这个小世界的气运男主,从小就聪明伶俐,说起话来条理分明,将刚才司源父子和他们父子之间发生的事情和对话描述得很清楚,没有转述出错的偏颇。

    谭氏听完之后,心里就有数了,她与李敬源成婚数载,对自己枕边人性情还是有几分了解的,李敬源分明就是看儿子羡慕人家李司源父子关系亲昵,恼羞成怒了,才迁怒儿子身上。

    谭氏心中呸了李敬源一声,自己不能像三哥那样宠儿子,还不许儿子羡慕,真可恶!

    但在儿子面前谭氏还要帮他说话:“你父亲大概是生气你表现不如你长卿堂兄吧,你之后好好念书,表现得比你长卿堂兄更好,你父亲自然就不生气了。”

    李长闻懵懂的点了点头,原来父亲是因为这个生气的吗?

    谭氏抱着李长闻回去了。

    正好赶上李母这个寿星公要去前院露面,接受大家的祝寿。

    谭氏降低存在感的走到了李敬源的身边,将儿子放了下来,李长闻默默的走在自己母亲身边,牵着母亲的手,但目光却忍不住悄悄看向正被司源抱在怀里的小长卿。

    前院寿宴将要开席了,李母这个寿星公露面之后,宾客们纷纷送上祝寿礼和贺词,司源一家三口作为分家出去的人,其实来了靖远伯府也只能算作客人,只有李承源夫妇能够以主人家的身份招待宾客。

    司源也不在意这些,让丫鬟带着他们一家三口找到他们一家的座位就坐下等开席。

    司源坐下之后,他的右手边就是小长卿,然后是妻子余雁,本来不该是这样坐的,是小长卿想坐在父母中间,司源这个宠孩子的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规矩哪有儿子开心重要呢,司源执意如此,安排座位的丫鬟也不敢多说什么。

    不过司源左侧的位置还是空着的,他也没问是谁坐在他的左侧。

    随着司源的落座,很快他的左侧空位就有人主动过来坐下,司源侧头一瞧,有点眼熟,好像是卫国公的嫡幼子赵霖?曾经有一次饭局上这位卫国公府的赵霖公子被朋友拉来过一次,司源也见过他一次。

    司源没跟赵霖搭话,毕竟两人身份有差距,他主动搭话就跟谄媚对方似的,他可没那个热脸贴冷屁股的兴趣,只是看了对方一眼就继续玩儿子。

    赵霖等了一会儿不见司源主动跟自己打招呼,终于忍不住自己主动了起来,他小声的对司源说道:“李三公子,久仰大名了。”

    司源虽然没想热恋贴别人的冷屁股,但人情世故也是懂的,自然不会让别人热恋来贴自己的冷屁股,礼貌又客气的微笑点头道:“赵三公子好,我一个纨绔子弟就算有名估计也是不好名声吧。”他非常坦然的自嘲着。

    赵霖在卫国公府也是排行老三,不过跟李司源不同,赵霖上头的两个哥哥全是嫡亲哥哥,卫国公夫人是个狠角色,府上一个庶子都没有,只有两个庶女。

    赵霖听见司源这自嘲的话,仔细观察司源的表情,却发现他的表情非常坦然自若,丝毫不以为耻,顿时觉得这就是高人的潇洒风范啊,心中越发敬仰。

    赵霖压低了声音,说道:“李三公子,我来找你是想请你帮忙算一卦的。”

    司源诧异的挑眉:“算卦?什么算卦?我不会算卦啊,我只会赌博。”

    赵霖会意,立马改口道:“啊对对对,是赌一局,我是来找李三公子打个赌的。我大哥马上就要离京去办差,不知他这一去顺不顺利……”

    司源百般聊赖的从袖口里掏出三枚铜钱在手上扔着玩儿,漫不经心的说道:“那我就赌赵大公子这一路上能够逢凶化吉,活着回京吧。”

    赵霖悬在心头的巨石只落了一半,悬在了半空中,他焦急的问道:“李三公子,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大哥可以活着回来,但途中会遇到危险是吗?危险严重吗?会不会危害到我大哥的身体健康?逢凶化吉要怎么化?”

    毕竟司源这句‘活着回京’听着就很不妙,赵霖感觉像是他大哥仅仅是只能保住一条命,会不会缺胳膊少腿的就不一定了。

    司源将三枚铜钱收了起来,看着赵霖笑而不语。

    赵霖先是焦急追问,但看司源如此神态,立马会意的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塞给他:“这是赌资。”

    司源笑眯眯的将银票收入怀里,然后凑到赵霖耳畔耳语了几句,赵霖的神色随着他的耳语从焦急变成了惊喜之色。

    司源说完之后重新坐直身体,疏朗淡然的笑道:“我可是逢赌必赢,这场赌局我赢定啦!”

    赵霖高兴的笑道:“李三公子肯定能赢,肯定能赢!”他非常希望这场关乎着他大哥安全的赌局,是司源赢了。

    这时,携妻儿过来的李敬源看见自己的座位竟然安排在司源的附近,而且还被一个跟司源看起来走得很近的人占了,他一走过来就听见了司源说自己逢赌必赢和赵霖说的那句话。

    李敬源以为两人是在聊赌博的话题,便满心不悦的对司源说道:“三哥,你要与你的朋友去赌博,就别占着我的位置,我听不得这些话,污了我的耳朵。”

    李敬源以为赵霖也是李司源曾经结交的那些狐朋狗友,根本不屑于正眼看赵霖。

    只将矛头对准司源,还很大声的指责司源不该在母亲的寿宴上提赌博的事儿,把自己衬托得跟个伟岸君子一样。

    司源:“……”

    赵霖:“……”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紫雪文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zixue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