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我是状元郎的爹【19】

小说:反向带娃之我是炮灰的爹(快穿) 作者:萧小歌
    第19章: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陷入被迫二选一局面的小长卿迅速想起了自己阿爹挂在嘴边的名言——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全都要!

    他已经是个成熟的男子汉了,所以他要一碗水端平。

    小长卿果断说道:“长济哥哥和长闻弟弟一起来玩吧,我教你们怎么玩……”他将李长闻的注意力转移到游玩设施上,防止李长闻又不依不饶的问他到底更想跟谁一起玩。

    送命题就不能正面回答。

    小小年纪就端得一碗好水的小长卿很好的兼顾了照顾堂兄和堂弟双方的感受。

    李长济跟小长卿之前不熟,所以他更在意玩得开不开心,全部心神都放在了这些他从来没见过也没玩过的游玩设施上了,根本不在意小长卿是不是对李长闻比对自己更亲近,只要肯让他玩这些东西就好。

    李长闻再怎么在意自己的小伙伴有没有被李长济这个不熟的堂兄抢走,也终究还是个小孩子,面对从来没玩过的游戏和游玩设施,很快就把注意力给转移了,也顾不上去思考自己是不是被小伙伴端水了。

    看着孩子们在小长卿的领头下玩得格外兴奋开心,就算是一贯对儿子寄予厚望的谭氏也没有开口说什么扫兴的话,反而还对余雁开启了商业互夸模式:“三嫂还真是疼爱长卿,在家里都能给长卿弄出这么有趣的园子,看着连我这个大人都想去玩一玩了。”

    余雁笑眯眯的回应道:“这园子可不是我建的,是夫君非要修建的,说是要给长卿一个快乐的童年,毕竟孩子见风就长,要不了多久就要进学了,想玩也没多少时间玩了。四弟妹若是想玩,不妨去跟长闻一块儿玩,母子同乐也是极好的。”

    谭氏礼貌的笑了笑:“呵呵,我都这么大年纪了,就不用了。”她可只是礼貌性的夸一夸而已,她才不会去玩这么不淑女的游戏,而且她心里还有些担忧自己儿子会不会因此心玩野了,从此就惦记着玩儿,不再把全部心思放在学业上。

    至于什么快乐童年之类的观点,谭氏这种鸡娃家长嗤之以鼻,孩子童年光顾着玩儿了,快乐是快乐,但必然会落后于其他努力学习的同龄孩子,日后长大成人,童年快乐的孩子像他父亲那样是个一事无成的无能纨绔,只怕日后再也快乐不起来了。

    余雁看出了谭氏的不以为然,原本谈话的兴致也没了,她也露出礼貌客气的微笑,不再说什么。

    这妯娌俩无话可说了,司源那边也因为他跟李承源二怼一,把李敬源怼得无言以对了。

    李敬源心情相当不爽,就说有事要带着妻儿离开。

    司源也没阻拦,带着李敬源找过来,李敬源沉着脸对谭氏说道:“夫人,我们该走了。”

    李敬源转头看见正玩滑梯玩得直乐呵的儿子李长闻,他这个当父亲的在前面受夹板气,李长闻这小子倒是跟那两个混蛋生的小崽子玩得这么开心,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不过为了不让李承源和司源看了笑话,他还是忍着怒气唤道:“长闻,我们该回去了。”

    李长闻正玩在兴头上,才玩了没一会儿就被李敬源叫着要走,他失望又不舍的拉着滑滑梯的扶手,委屈又不乐意的说道:“父亲,我才刚来没一会儿,我想跟长济堂兄和长卿哥一起玩儿。”

    李长闻的话顿时点燃了李敬源心头那即将爆发的火山,在李敬源看来,李长闻想跟李长济和李长卿一起玩,就是在背叛他这个父亲,毕竟他跟李长济和李长卿的父亲不和。

    李敬源也顾不得这是在司源家了,反正李长闻刚才那句话已经让他足够丢脸了,他也不在乎多丢一次脸了。

    李敬源脸色阴沉的怒吼道:“李长闻,给我滚过来!你这个孽障,不好好学习,净会玩物丧志,将来成为一个一事无成的废物怎么办?”

    李承源和司源:“……”

    两人对视一眼。

    ——这小子是不是在影射我们是个一事无成的废物?

    ——是的,他不仅在影射我们,还内涵我们的儿子以后长大了也是一个一事无成的废物。

    李承源那叫一个气啊,他可是司源亲口承认的绝非池中之物困龙在渊的青年才俊,李敬源他骂司源就骂司源,做什么把他给拉下水了?

    而且不敬他这个大哥就算了,还那么恶毒的诅咒他儿子长大后也是一事无成的废物,李敬源这个四弟太恶毒了。

    偏偏李敬源没有直言,只是在含沙射影,李承源没拿住确凿的证据,也不好直接反驳,不然那岂不是主动对号入座?

    可要他就这么忍下这口气,他也是不干的,于是李承源也学着李敬源的含沙射影方式,故意对司源说道:“唉,长济这孩子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同龄人玩伴,难得看他这么开心的样子。我作为父亲心中甚慰,虽说我望子成才,但我也不是什么后爹,孩子开心就让他多玩玩,学习上进也不少这一天两天的。连这么一会儿都舍不得让孩子多玩,那我岂不是后爹了?”

    司源笑吟吟的配合他的阴阳怪气:“是啊是啊,任何一个爱孩子的父亲都做不来这种事……”

    李·狠心后爹·敬·不爱孩子·源:“……”他气得脸红脖子粗,恨不得直接明火执仗的跟李承源和司源大吵一架。

    李承源占了上风,得寸进尺的继续说道:“三弟啊,你看长卿跟长济如此玩得来,现在长卿也到了启蒙的年龄了,不如让小长卿来跟长济一块儿进学吧,反正先生教长济一个是教,教他们两个也是教。”

    刚想发作的李敬源听见李承源这番话,顿时愣住了,脸色变了又变,显然是陷入剧烈挣扎中。

    论师资力量肯定还是靖远伯府更强,毕竟李承源这个靖远伯可以靠着祖上的面子给儿子请到进士当老师,他一个小小县令可请不到进士给他儿子启蒙。

    于是李敬源也心动了,既然那位进士先生教一个是教,教两个也是教,能把李司源家的小崽子带着一起教,那么是不是也能带上他家的李长闻一起教呢?

    他儿子肯定比李司源那家伙的崽子更聪明,在同样的师资力量下,肯定是他儿子表现更好。

    可他刚刚好像把李承源得罪了……

    在李敬源思想挣扎的时候,他的妻子谭氏腆着脸上前对李承源福了福身,一副全然不知男人之间矛盾的模样,语气热切的说道:“大哥,既然能让长卿跟长济一块儿上学,可以再加上我的长闻吗?长闻跟长卿年龄差不多,可以同时入学的。”

    谭氏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李承源,让李承源都不知该怎么说出拒绝的话了。

    如果这话是李敬源提出的,李承源可以想出百八十种拒绝的方式,但偏偏是谭氏来提的。

    李承源自认为好男不跟女斗,男人之间的事情与女人无关,所以他倒是没有把对李敬源的不满迁怒到谭氏这个弟媳身上,但若是答应下来,白白便宜了李敬源,他心里也不舒坦啊。

    李承源下意识的看向司源。

    出乎他意料的是,本来跟他站在同一战线怼李敬源的司源,这次竟然帮李敬源说话:“大哥,长闻也是我们的亲侄子,总不好厚此薄彼,教两个是教,教三个也是教,就带上长闻一起吧。”

    司源劝李承源答应下来,一是因为就算他俩现在拒绝,回头李敬源找老靖远伯告个状,照样能把李长闻送过来,还可能让老靖远伯对他们俩感观下降;二是因为李长闻作为原男主,身上是很有些气运的,就算不能在靖远伯府学习,转头也会拜入一个更好的老师门下;三是因为只有让小长卿跟李长闻多多接触,才有机会继续拼爹啊。

    小长卿跟李长闻天天在一块儿上课,尚且年幼的原男主亲眼目睹堂兄的阿爹对堂兄有多么关心体贴入微,而他自己的父亲却只会考校他的学习,一点也不关心他本人,两相对比之下,李敬源这个男主爹不就被司源这个炮灰爹给比下去了吗?

    以前司源觉得给炮灰当便宜爹,跟男主的爹进行拼爹比试很吃亏,现在他看着那往前爬动的进度条,只觉得任务好简单,奖励好丰富,真香!

    进度条动一动,他的系统商城账户余额就越多,随着他赚得越多,他对这个小世界的亲和度就越高,参悟法则也越容易,神魂受到的限制也越少,他行动起来就越方便,进度条就越容易往前爬,这是良性循环。

    谭氏惊喜的对司源福了福身:“妾身多谢三哥。”

    李承源本来还指望着司源帮自己拒绝谭氏的要求,没想到司源转头就站人家那边了,他被架了上去,只能捏着鼻子答应了下来:“行吧,那就让长闻一起吧。”

    李敬源见谭氏出面竟然轻易达成了目的,司源也为她说话,心中不仅没有多么高兴,反而更加郁沉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紫雪文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zixue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