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我是状元郎的爹【22】

小说:反向带娃之我是炮灰的爹(快穿) 作者:萧小歌
    第22章: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谭父目前只是一个五品小官,看起来官职与李敬源的官职同品级,但实际上两人并不能相提并论,因为李敬源的五品官职是实打实升上来的,背靠着靖远伯府,有实权的那种。

    而谭父的五品官职没什么实权,只能说是有个官身表面上好看罢了。

    当年谭氏能嫁入靖远伯府,成为老靖远伯庶出四子李敬源的原配妻子,是因为谭氏和谭父的父亲还活着,谭家在京城有谭祖父支撑着,所以谭家小姐能够嫁入伯爵府。

    但随着谭祖父去世之后,谭父在孝期结束复起之后,钻营多年,至今也不过才是个无实权的五品官罢了,全家都只能靠以前的老本和继妻王氏的嫁妆过活。

    谭家如今别提与靖远伯府相提并论了,连跟分家之后的李敬源一家都没得比。

    这也是为什么谭氏非要让自己儿子娶娘家侄女,目的就是为了拉拔娘家,不让娘家与夫家疏远了,也希望自己儿子以后出息了多提拔提拔自己娘家。

    谭氏当然是希望自己儿子与娘家的关系越亲近越好,那么让她儿子娶一个与谭家未来当家人不亲近的妻子,岂不是有悖于她想拉拔娘家的想法?

    谭氏自然对李长闻与谭珠月这门婚事产生了迟疑。

    谭氏的态度一有变动,重生之后想绑死这门婚约的谭珠月就敏感的察觉到了,不过她以为谭氏态度变动是因为李长闻高中举人,未来前途无量,谭氏想给儿子换一个高门贵女当妻子,看不上谭家这种破落户了。

    所以谭珠月就催着谭父抛却女方家长的矜持,上门来催婚了。

    她知道这一届会试,李长闻肯定会高中,待殿试之时更是被皇帝点为探花郎,李长闻的父亲李敬源还是将来会登基称帝的三皇子的人,未来更是前途无量。

    等李长闻高中探花之后,只怕谭氏这个姑母更不想要她当儿媳妇了,谭珠月下定决心一定要赶在李长闻考会试之前把婚事直接给办了,哪怕时间紧张婚礼办得仓促也不要紧,这么好的金龟婿她绝对不要到了手还再次弄丢了。

    等李长闻金榜题名,科举入仕为官,她也得封诰命夫人之后,她一定要风风光光的回谭家让继母王氏和谭清月这个讨厌的妹妹羡慕嫉妒死。

    谭父在经过谭珠月的一番看似有理的分析之后,也担心外甥李长闻高中之后,李家就看不上谭家了,于是他就腆着脸来找妹妹商谈婚事了。

    谭氏听完谭父的话,听出了谭父和谭珠月上赶着想尽早完婚的迫不及待,只觉得尴尬极了。

    她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相貌秀丽的大侄女,开口吩咐丫鬟带谭珠月去逛逛花园,把人给支出去了。

    谭珠月离开之后,谭氏才对谭父问道:“大哥,你实话告诉我,为什么这么着急把珠月嫁过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谭氏担心是不是谭珠月做了什么有损名声的事情,让谭父迫不及待的想把谭珠月嫁出去。毕竟她听说谭珠月在谭家与王氏母女斗得厉害,内宅斗争难免会损伤名声。

    谭父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自己妹妹是什么意思,连忙解释道:“不是,珠月是个好孩子,只是以前我怜惜她年幼丧母多娇惯了几分,但她并无什么不妥之处。”

    谭氏半信半疑:“那大哥为何这么急着让珠月嫁过来?长闻还要准备参加今年的会试,如果在会试之前成婚,婚礼会很仓促的。”哪家办婚礼不是提前很久就开始筹办了,办得风光隆重的,仓促办婚礼的都是有特殊原因。

    谭父踌躇了一会儿,还是期期艾艾的把心里话告诉了谭氏:“唉,大哥也不瞒着妹妹了,谭家现在的情况如何妹妹也清楚,眼看着妹夫蒸蒸日上,长闻也是天资聪颖前途无量,我这不是担心等长闻高中之后,妹夫会想要退婚吗?”

    李敬源是个利益至上的人,他一直想给儿子娶一个高门贵女,能够在仕途上帮得到儿子,但偏偏谭氏非要拿儿子的婚事去拉拔娘家。

    夫妻俩没少为这件事吵架,还是因为李长闻对谭氏这个母亲感情更深,也更孝顺母亲,又认为自己不需要靠岳家势力,只凭自己的才华能力就能平步青云,便主动同意娶舅舅家的表妹,李敬源才没强硬取消这门婚约。

    但李敬源还是一直对这门婚事不满的,倘若说李敬源等儿子高中之后会想要退婚……谭氏认为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谭父会有这方面的顾虑,想要让谭珠月今早与李长闻成婚,也是情有可原的。

    谭父对谭氏劝道:“妹妹,我这不是担心夜长梦多吗?早日完婚我也放心,毕竟谭家现在的情况如何,妹妹也是知道的,是我对不起父亲……”

    谭父大打感情牌,对娘家感情深厚的谭氏深受触动,终于松口答应婚事了:“我会跟夫君提这件事,然后尽快带着聘礼去下定……只是大哥,我听说珠月跟嫂子关系不怎么好?她作为长姐,应该好好善待下面的弟弟妹妹们,可我听说她与她的弟弟妹妹们关系也不怎么样……”

    谭氏还是担心娶个谭珠月,将来谭珠月与谭家未来当家人关系不好,她的夫家和娘家日后还是会疏远起来。有心想暗示谭父把婚约对象换成二侄女谭清月,谭清月虽然是继室所出的嫡女,名分上比谭珠月这个原配嫡长女矮了一头,但她胜在是谭家未来当家人一母同胞的亲姐姐,她才更适合作为下一代李谭两家的纽带。

    不过谭父没有理由自己妹妹话里隐含的意思,还以为谭氏是在挑剔谭珠月,对谭珠月这个嫡长女还是有几分慈父之心的谭父连忙开口为自己女儿说好话:“只是一些小孩子之间的小矛盾,拌拌嘴罢了,打打闹闹的反而关系更好,都是我的儿女,哪有差的……”

    谭氏见谭父都这么说了,她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跟谭父商议起李长闻和谭珠月的婚事了。

    在谈妥之后,谭父高兴的跟谭氏告辞,带走了谭珠月。

    谭珠月在出了李府后,激动期待的看着谭父问道:“父亲,怎么样了?”

    谭父面带笑容的点了点头:“等着你姑母来家里下聘吧。”

    谭珠月兴奋的拽紧了手里的手帕,太好了,重生之后终于改变了自己上辈子的悲惨命运了,未来的阁老夫人之位是她的了!

    谭珠月回到谭府之后,十分得意的去找谭清月炫耀了一番:“父亲为我定下的婚事,你母亲再怎么谋划也变不成你的。”哼,要不是王氏的算计扫尾得太干净,她肯定要把王氏的算计捅给谭父。

    不过她虽然找不到证据也没法报复回去,但只要没能让王氏的算计得逞,就够她们难受的了。

    谭清月面对谭珠月的炫耀,完全无动于衷。

    李长闻表哥这门婚事的确是一门好婚事,她也知道自己母亲的谋划算计,但她认为能成固然不错,不成也不是没有其他选择,日子是人过出来的,只要有脑子够冷静清醒,在哪里都能过得不错。

    像她姐姐谭珠月这样稍一得意就沉不住气的到处炫耀的性格,就算嫁到姑母家中去,也未必能过得好。

    谭珠月在谭家到处炫耀自己的好婚事时,在家中温习的李长闻也得到了自己母亲的通知——在会试开考之前,他需要抽空娶个妻。

    对此李长闻挺无所谓的,大不了成亲当天不温习了,空一天就当放松放松,抽个空娶个妻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至于成亲婚礼需要做很多准备……这与他这个新郎官有什么关系呢?自然有母亲和其他人替他操心,他只需要在成亲当天出个人就行。

    李敬源是最后一个得知消息的,毕竟他还要去上衙工作,等下衙了回到家才从谭氏口中得知这个消息。

    李敬源有些生气:“马上就是会试了,长闻这么关键重要的时刻,你竟然还给他娶妻?这不是打扰他温习备考吗?”

    谭氏表示自己很冤枉:“又不需要长闻来筹办婚礼,我自然会替我儿子办好一切,不会耽误他温习的。”

    李敬源皱了皱眉,听谭氏说不会影响到儿子复习,才勉强罢休。虽然他还是对谭家女这门婚事很不满意,但退婚是不可能退的,如果退了,对他的名声影响很大,万一外面传起他嫌贫爱富想用儿子的婚事攀附权贵的流言怎么办?

    娶就娶吧,他这个当父亲的能娶谭家女,李长闻这个儿子怎么就娶不得呢?

    于是在李长卿蜷缩在自家建的号房里进行会试模拟考试的时候,李长闻已经在准备娶妻了,请柬都发到他父母的手上了。

    司源看见这张婚礼请柬,跟系统一起吃瓜:【重生女主效率挺高啊,这么快就跟男主绑死了,不过他们俩好像成婚时间提前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紫雪文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zixue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