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我是状元郎的爹【15】

小说:反向带娃之我是炮灰的爹(快穿) 作者:萧小歌
    第15章: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赵霖这位卫国公府的嫡三公子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李敬源,这人谁啊?跑来对着他敬仰的高人就是一顿数落,还真是胆大包天啊!

    赵霖看了一眼似乎懒得搭理这个满口正义之言的古板男人的司源,为了向司源示好,他主动站起来对上了李敬源:“不知这位公子是?”

    李敬源终于正眼看了赵霖,在他心里李司源就是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纨绔子弟,李司源的那些狐朋狗友也都是一样的货色,他从来看不上这些人。

    但他自诩是懂礼的君子,李司源的狐朋狗友主动跟自己打招呼,自己还是要有回应的,于是李敬源正色的回应道:“在下李敬源,正是李司源的四弟……”

    赵霖把李敬源本人跟他调查的有关李家的一家子人对上号了,原来他就是李家唯一一个读书还算有出息科举入仕的李敬源啊。

    不过对于赵霖这种国公府家的公子,那是五品以下的官员都不值得他正眼看待,一个二甲进士想升到五品以上,没有特殊帮助和机遇,没有个十年的时间是没可能的。

    进士身份说是难得,全国读书人也就那么两三百人考上进士,堪称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但说不难得也不难得,因为三年就有一批进士,朝堂上官位就那么多坑,目前还在等候官的进士就有一大批,低品级的官员又是一大批,一般当着低品级官员的进士还真没资格凑到他这位国公府的三公子面前来。

    所以李敬源的身份并不能让赵霖另眼相看,他淡淡的对李敬源拱手道:“卫国公府,赵霖。”

    李敬源顿时愣住了,汲汲营营想往上爬的他,出身靖远伯府,又怎么会不知道卫国公府的赵霖这个身份意味着什么呢。

    卫国公府的嫡三公子啊!这是靖远伯府需要踮起脚尖才能勉强够得上的贵人啊!

    怎么会出现在李司源的身边,还跟他有说有笑的?

    刚才李敬源斥责司源的时候非常大声,吸引了其他宾客们的注意,因为他本想着用司源在自己母亲寿宴上还跟狐朋狗友谈论赌博的行为衬托自己的伟岸君子形象,踩着李司源这个嫡兄给自己刷名声。

    至于会不会得罪嫡母和嫡长兄……李敬源觉得只要父亲不在意就好,反正嫡母和嫡长兄本来就看他不顺眼。

    此时这么多身份不一般的宾客在这里,他不趁机抓一波好名声更待何时呢?

    确定这种行为利大于弊之后,李敬源就毫不犹豫的行动了。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被他一同牵扯进来的竟然不是李司源的那些狐朋狗友,而是卫国公府的嫡三公子。

    这位据说挺有出息的嫡三公子明明是跟李司源这样的纨绔玩不到一块儿去的人啊,为什么会跟李司源凑到一起谈论赌博啊?难道说是李司源把人家卫国公府的嫡三公子给带坏了吗?

    想到这种可能性,李敬源眼睛一亮,对赵霖苦口婆心的劝说道:“赵三公子,在下早已听闻过赵三公子的美名,您出身显贵才华横溢,应当为国效力,向陛下尽忠,不要被我三哥给带坏了啊,赌博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赵霖有点懵的看着李敬源用这副长者姿态劝说他不要被司源带坏了的模样,简直被气笑了:“李敬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李三公子的兄长呢,长幼有序,你一个当庶弟的这么编排自己嫡兄,不太好吧?”他刻意点出司源和李敬源的嫡庶身份之别,让人认为李敬源刚才说的那些不利于司源的话,都是因为嫡庶不和导致的。

    “而且李三公子为人疏朗可亲,值得结交。至于赌博,什么赌博?我只是跟李三公子进行朋友之间的打个赌,开个玩笑而已,哪里就值得李敬源你在这里指责我们了?”赵霖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李敬源留,他一边怼李敬源,一边用眼角余光观察司源的反应。

    毕竟他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儿跟李敬源吵起来,可不是真的为了教训李敬源,他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向司源示好,自然得关注自己想要示好对象的反应。

    而司源这个矛盾中心已经端起酒杯悠哉悠哉的喝了起来,另外一只手还揽着儿子的背部,一副置身事外看戏的姿态。

    在注意到赵霖有悄悄观察自己的反应时,司源对赵霖露出了一个鼓励的微笑,顿时赵霖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更有激情的回怼李敬源了,把李敬源给踩成了一个不怀好意故意踩着嫡兄的名声上位的卑鄙小人。

    虽然李敬源也的确是这么做的,但能做不能说啊,他的脸面这是活生生的被赵霖给扒下来了啊。

    李敬源脸色煞白极为难看的站在那里,偏偏赵霖又是他得罪不起的人,他只能无力的为自己争辩:“赵三公子误会了,我并没有恶意,只是听见三哥与赵三公子谈论什么赌赢之类的话,不想母亲的寿宴受到影响,所以才出言制止……”

    赵霖听着李敬源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在乎嫡母寿宴的大孝子,反倒是衬托得司源这个嫡子是一个不在乎自己亲生母亲寿宴的不孝子了,他当然不能让司源背上这样一个黑锅,冷笑道:“我与李三公子不过是在说笑打赌而已,朋友之间开个玩笑打个赌难道都不行吗?”

    李敬源勉强的解释道:“我没听清,是我误会了……”

    赵霖不肯就此轻轻放过:“而且你说你是担心老夫人的寿宴受到影响,就算你误会我们是在谈论赌博的事情,为了避免寿宴受到影响你也应该私底下告诫我们,而不是故意这么大声的训斥自己的兄长,把事情闹大。我看你这种行为一点都不像是在意你嫡母寿宴的样子啊。”

    周围吃瓜的宾客们下意识的点头赞同,毕竟哪家有什么丑事不是藏着掖着不让外人知道的?哪有李敬源这样,在嫡母的寿宴上,有这么多宾客在场,就大声训斥自己嫡兄,把事情闹大。

    倘若没有赵三公子出面解释,只怕在场宾客都要以为是李司源这个纨绔沉迷赌博,在自己亲生母亲的寿宴上都不忘了跟狐朋狗友赌博玩儿,李敬源短短几句话就将他这个嫡兄的名声毁了个干净。

    高门大户的嫡庶之争实在不少见,所以在场的宾客们很容易就想到这是庶子针对嫡子的阴谋,然后自然而然的脑补出李司源以前的纨绔名声该不会也是李敬源的算计吧,毕竟认真细究起来,李司源既不强抢民女也不逛青楼,就是念书水平不行,喜欢玩乐,但哪家都有念书不行喜欢贪玩的孩子,怎么就成为纨绔了呢?

    于是在司源还不知情的时候,原主李司源的名声就被洗白了一波。

    李敬源偷鸡不成蚀把米,被赵霖逼得节节败退,脸色难看至极。

    最终还是李承源这位靖远伯府的主人来打的圆场:“误会,都是误会!赵三公子,我四弟这是读书读得人迂腐了,所以才做出这么没有分寸的事情,其实他们兄弟俩的关系还不错……”

    李承源想举个例子证明一下自己三弟和四弟的关系不错,但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什么例子能够证明这一点,只能讪讪干笑。

    李敬源就跟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说道:“大哥说的对,我跟三哥关系好,所以才没想太多就直接说出了心里话。如果换个关系不好的,我根本不会多言。今天三哥还邀请我们一家子去他家住几日呢,是不是三哥?”

    李敬源对司源各种使眼色。

    司源才不要配合他圆谎呢,而且这对他有什么好处?帮李敬源挽回名声?他难道是这么以德报怨的人吗?

    人家赵霖辛辛苦苦的帮他撕李敬源,结果他反过头来帮李敬源圆谎,那岂不是让赵霖白做了恶人?

    司源才不干这种过河拆桥的事情,而且他看着那往前爬了一点点的进度条,冲着任务他也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李敬源的。

    司源漫不经心的摆摆手,说道:“我跟四弟从小就合不来,不用勉强跟我关系好。至于邀请你们一家三口到我家做客,那也只是因为我的宝贝儿子想跟你儿子玩,我才勉为其难的邀请你们的,不然谁想邀请你啊?”

    李敬源脸色非常难堪的站在那里。

    李承源也瞪了司源一眼,这个弟弟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虽然李承源也不喜欢李敬源这个抢走本该属于他这个嫡长子的资源,但一切都是为了整个靖远伯府,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再对李敬源不满,也都是李家人,打断胳膊都只能往袖子里藏。

    李承源又强行帮李敬源解释道:“兄弟之间难免有些磕磕绊绊的,以前他俩是关系不怎么样,但后来分家了,有了孩子之后,孩子们关系好,他们俩自然就关系缓和变好了。我三弟就是嘴硬心软,想跟四弟和好但嘴上不饶人,不然他怎么会邀请四弟去他家做客呢……”

    这么解释其实也能解释得通,但宾客们都看得出来,这是李承源在强行挽尊。

    李敬源连连点头,他也不管别人信不信了,反正明面上扯一块看得过去的遮羞布就行了。

    司源看了一眼还懵懵懂懂的小长卿,嗤笑一声,没有继续拆台了。

    赵霖见状,也没有继续为难下去,似笑非笑的说道:“是吗?”然后就坐了回去,不再理会李敬源。

    李敬源尴尬的站在那里,因为赵霖坐的位置其实是他的位置,现在赵霖重新坐了回去,他也不敢开口让赵霖让出来。

    李承源见赵霖终于愿意放过李敬源了,哪还敢让赵霖让位子啊,拉着李敬源就走,给他安排了远离司源和赵霖的一个位置。

    但司源和赵霖所在的位置本就是最靠前最中心最显眼的位置,远离他们这里的位置,自然就是偏僻的。

    李敬源带着谭氏和李长闻坐下,看着周围都是一些低品级官员或者是勋贵家的庶子,他的脸色有些发青。

    坐在这些人周围他还怎么结交人脉?

    此时李敬源全然忘记了自己也是低品级官员,也是勋贵家庶子出身。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紫雪文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zixue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