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我是状元郎的爹【16】

小说:反向带娃之我是炮灰的爹(快穿) 作者:萧小歌
    第16章: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老靖远伯和李母虽然还没正式露面,但李敬源和司源这边发生的事情,已经有人去禀报给他们夫妇二人了。

    李母心中很是不满,今日是她的五十大寿,李敬源一个庶子来给她祝寿,结果在她的寿宴上想踩着她嫡亲的儿子刷名声,这还有把她这个嫡母放在眼里吗?

    现在李敬源不在跟前,李母就把气撒在了老靖远伯身上,她冷笑着说道:“瞧瞧你寄予厚望的进士儿子,这还没飞黄腾达呢,就不把我这个嫡母和他的嫡兄放在眼里了,等他飞黄腾达了,你这个父亲他只怕也认不得了。你自觉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但人家可说不定就想着把你利用干净之后一脚踹开呢。”

    老靖远伯脸色也有些难看,毕竟李敬源这种行为的确是打嫡系的脸,不过他生气也只是生气李敬源行事不当,一点都没有大局观,就算跟嫡兄不和,也不想想自己现在还需要嫡母和嫡长兄的帮衬,只凭喜好行事,实在难堪大任。

    最重要的是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自家兄弟有什么矛盾也该藏着私底下解决,胳膊折了也要藏在袖子里呢,而不是当着那么多外人的面儿跟兄弟过不去。

    老靖远伯觉得李敬源这个儿子可能是读书读迂腐了,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本来还觉得他是李家唯一一个科举入仕为官的子弟,将李家的希望放在他的身上,如今看来,这么不会为人的李敬源,将来未必能在官场上平步青云。

    毕竟当官当官,当的不是官,而是人情世故啊。

    倘若用靖远伯府的人脉资源把李敬源推上高位,他转头就给李家招惹祸端,那还不如就保持原状呢。

    老靖远伯不禁重新开始思考着要不要继续在李敬源这个庶子身上投资了。

    至于李母说的李敬源日后飞黄腾达了不认兄弟父亲什么的,老靖远伯并不放在心上,就算李敬源不认,也不可能真的对外宣称断绝与靖远伯府的关系,顶多是以后求到他跟前他不愿意援手罢了。

    就算如此,李家出了一个高官贵人,这个高官即便不乐意搭理兄弟族人,兄弟族人也能扯虎皮当大旗,毕竟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嘛。

    老靖远伯没有理会妻子的冷嘲热讽,也没有说出自己的考虑,在他看来,女人相夫教子就好,外面这些事情不必跟她们多说,反正她们也只看得到眼前那点利益,目光短浅,不懂得以家族利益为重。李家的事情还是可以全权做主的,妻子抱怨归抱怨,也妨碍不了什么。

    在李承源过来请老靖远伯和李母出去的时候,老靖远伯对他问道:“听说你三弟跟卫国公府的三公子是朋友?”

    李承源微微一怔,回答道:“应该是吧,四弟与三弟发生冲突之后,就是赵三公子为三弟出头的。”

    其实如果是三弟和四弟发生冲突,李承源会在考虑之后选择站李敬源那边,毕竟他都按照父亲说的给李敬源投资那么多了,要是因一个纨绔嫡弟把李敬源得罪了,他的投资不是白投了吗?

    但李敬源和司源的冲突,司源全程没怎么开口说话,都是赵霖为他出头的,那么李承源在不占理的李敬源和占理的赵霖之间该选择站谁,那还不是很容易就可以做出选择吗?

    李承源和老靖远伯都是一样的人,对亲人是有亲情的,但比不过利益。

    李承源对老靖远伯说道:“赵三公子看着与三弟不是很熟悉的样子,但他却很为三弟说话。”所以他拿不准司源跟赵霖的关系究竟如何。

    老靖远伯也没有再说什么了:“走吧。”

    李母这个寿星公出来之后,更引人注意的也还是老靖远伯这个靖远伯府的真正掌权者。

    虽然说靖远伯府现任靖远伯是李承源,但李家的人脉资源和人情面子都要靠老靖远伯,来参加李母寿宴的人,也大多是看在老靖远伯的面子上来的。

    宾客们纷纷跟老靖远伯打招呼,顺便给李母祝寿。

    老靖远伯笑容满面的应酬着,不过他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因为有许多跟靖远伯府没什么太深交情的人家竟然也来人送礼了,送的贺礼还挺贵重的。

    这不禁让老靖远伯心中奇怪,毕竟上流社会高门大户之间送贺礼自有一套约定俗成的潜规则,关系亲近的人家送重礼,关系不亲近但有求于人的人家也送重礼,关系不亲近只是走个过场的人家送的礼物也是看得过去就行,互相给个面子……

    所以这些跟靖远伯府关系不亲近,甚至门第比靖远伯府还要高的人家,竟然派人来靖远伯府送上如此重礼,实在让老靖远伯想不通,难道人家还有什么地方是有求于靖远伯府的吗?他们靖远伯府已经走下坡路了,哪里就值得这些门第比他们高的人家送重礼求上门呢?

    怀着心头的疑惑,老靖远伯就特别的关注着这些跟靖远伯府关系不亲近却又送上重礼的宾客们,然后他惊讶的发现,这些宾客在送完礼祝完寿之后,竟然一个不落的去找他那个纨绔嫡子李司源敬酒,而且态度还格外的客气。

    这是怎么回事?

    老靖远伯怎么想都想不通,他这个三儿子纨绔名声在外,就算近几年因为孩子出生了长期待在家里养崽,很少出门,不那么纨绔了,但也没那个资本让这些高门大户家的公子哥主动凑上前敬酒吧?

    在意识到这些本来跟靖远伯府不亲近的高门大户人家是冲着司源才来参加李母的寿宴,并送上重礼的,老靖远伯顿时就心思浮动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他这个三儿子是怎么跟这些人搭上关系的,但显然对李家是一件大好事。

    在寿宴结束之后,老靖远伯就叫李承源把司源给留下,他要问清楚原因,心里有底了才好利用司源的这些人脉关系为靖远伯府谋取更大的好处。

    但让老靖远伯没料到的是,司源在寿宴刚结束,就迫不及待的回家去了,李承源根本没来得及通知他留下。

    老靖远伯没好气的瞪了李承源一眼:“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李承源也觉得自己很冤枉,三弟身边一直围着人,不是这个国公府的公子,就是那个侯府的少爷,他也不敢随便上前去打断他们的交流。

    本想着等三弟跟那些身份贵重的宾客们交流完了,自己再上前去把三弟留下来住几日,却没想到他一个转头的功夫,三弟就带着妻儿走人了,连声招呼都没跟他打啊。

    老靖远伯在知道自己的纨绔三儿子身上有这么大的利益可图之后,自然是不会在意司源寿宴结束后不告而别的行为,反而还为他找理由开脱:“可能是他的那些朋友之中有人邀请他,他不好推脱,才不告而别的吧。”

    李承源:“……”过于现实了啊,父亲。“父亲说的对。”

    李承源又说道:“三弟之前邀请四弟去他府上做客,不如我带着长济也去拜访一下三弟。”

    李长济是李承源的嫡长子,今年已经八岁了。

    老靖远伯点了点头,说道:“嗯,那你跟你四弟一起去吧。”

    李承源却说道:“三弟和四弟刚发生过冲突,我与四弟一同上门不太合适吧,我还是单独带上长济拜访三弟吧。”万一司源因为李敬源迁怒他头上了怎么办?

    老靖远伯想想觉得也对,就点头同意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司源带着妻儿坐着马车回家,余雁有些不解的问道:“夫君,你不是说要让长卿留在靖远伯府进学吗?怎么都没跟父亲母亲还有大哥大嫂他们打个招呼,就直接回来了?这也太失礼了。”

    司源微笑道:“没关系,长卿上学的事肯定没问题的。”

    本来他是打算找李母说一下这件事,让自己嫡亲的孙子蹭一下靖远伯府的教育资源而已,不是什么大事,李承源也会给自己嫡亲弟弟一个面子的。

    但这样就是司源为了小长卿求上靖远伯府了。

    本来为了崽崽求上靖远伯府也没什么,司源能伸能屈,不在乎这个,但他在看见寿宴上的宾客之中有不少是冲着他来的,并且这一点还被老靖远伯关注到了。

    司源就知道,以老靖远伯的性子,肯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也肯定会主动派人来找他。

    所以他就先一步带着妻儿回家了,与其让自己求上靖远伯府,倒不如令靖远伯府主动上门求着让他儿子去靖远伯府上学。

    能有机会拿捏架子,为什么不拿捏?李司源跟老靖远伯和李承源又不是父子情深或者兄弟情深,都分家了,在关乎利益方面的事情当然要明算账啊。

    该捞的好处,该拿的架子,司源是毫不手软的。

    果不其然,司源刚带着余雁和小长卿回府,第二日就接到原主的好大哥的帖子,李承源要带着嫡长子李长济来拜访他们一家。

    司源拿着靖远伯府送来的帖子,笑吟吟的对余雁说道:“让小长卿去靖远伯府上学的机会这不就来了么?”

    余雁一头雾水:“大哥为何要主动来我们府上拜访?”

    余雁嫁进李家没多久就分家了,对李承源这个大伯哥还真不是太了解,但也清楚李承源夫妻俩都是那种无利不起早,对自己身份十分自傲的人,分家之后她儿子出生了,洗三宴满月宴周岁宴,靖远伯府那边要么就只有大嫂纡尊降贵的来参加一下,要么就是派个管家来送礼,反正李承源这个伯爷是从来不见露面的,仿佛不屑于踏足他们这蓬门荜户。

    现在李承源竟然要带着他的嫡长子贵脚踏贱地了?

    余雁当然不是真的认为自家是什么贱地,但形容是那么个形容,她觉得在李承源心里大概就是这么想的。

    司源说道:“大哥对我是有点兄弟情的,但不多。这次愿意主动来我们府上拜访,也是无利不起早。”

    余雁问道:“我们家有什么利值得他图谋的?”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紫雪文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zixuewen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